2.jpg


项目位于浙江余姚四明山麓的一个人迹罕至的山村之中,村子正处于原始次生林的边缘,一条小河由北至南缓缓流过村庄,把村子一分为二,树屋就位于小河下游的西岸。基地的东西两面双峰夹峙,漫山漫野的青翠竹子,生活氛围静谧祥和。


木屋总高约8米,大致与一棵成年毛竹等高,树屋分为上下两部分,下部为钢结构承托柱,上部为木结构主体。树屋位于小溪堤坝一侧,周围环抱古树竹林,隔岸与旧茶厂相望,部分露台悬挑与溪水之上,实现了漂浮感,而且因为钢柱收拢为几个点落在土地上,尽量的减少对周边环境的影响,也获得了较为自由的地面活动空间。


5.jpg


木屋部分分别为三个非同心圆构成: 悬挑在溪边的露台,两层客房部分,以及起伏的屋顶与顶层露台。平面形态则是一个简单的螺旋线,外墙环绕一圈融入室内,将盥洗室与步入夹层的楼梯从起居空间中剥离出来。每扇窗户都有一份特殊的室外景观,但最美妙的是爬到屋顶之巅享受山涧的自然气息。

6.jpg


结构特点

57根渐变的巨大屋架支撑起了屋顶与墙体,看似柔软的屋顶勾勒出飘逸的天际线,更多的是利用变化的屋檐将景观由窗框引入房内,同时也保持了敏感空间的私密性。‌

7.jpg


屋顶功能

‌传统村落民居的粗方式施工工艺有别于标准化的工业化精细生产,飘逸的屋顶并非是建筑师任性的狂想曲,非线性的屋檐具有极高的容错率,可视为乡村建构对自然规律的尊重与服从。在设计与施工的过程中,反复与当地工匠沟通,达到设计形态与当地施工技艺的平衡。

 8.jpg
 1.jpg


屋顶的变化定义了室内外的视觉交流方式以及私密空间-公共空间的连续渐变图谱,当客人踏入首层露台开始,屋檐围绕露台的空间对应室内的功能展开360°的循环序列: 客厅-巨窗-大进深露台-掀开的屋顶为享受小溪和对面竹山风景的起点;卧室-长条低窗-下压的屋顶提供了保持睡姿的观景模式。

9.jpg  10.jpg


开放式浴缸-侧面高窗保持了对外的私密性且满足对景观的向往;盥洗室的入口竖窗完全被屋顶所遮盖,在不影响自然通风的情况下保证了绝对的私密性;沿着旋转楼梯步入二层空间围坐在露台前,通过起伏的屋顶看到的是二百年的古树;这场居住体验的终点是由屋顶围合出的二层景观露台,喝茶静坐享受群山环抱。

 11.jpg  12.jpg

2